当前位置:首页>信息公开>省属企业

打破区域界限 坚定“走出去”步伐
——记省地矿集团第四地质大队俄罗斯项目组

文章来源:地矿集团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18

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北部的马加丹德列夫尼矿区,濒临北冰洋和太平洋,这里高寒地势陡峭、山高坡长、崇山峻岭密布、野兽频繁出没,在这样的无人区中,活跃着一支地质勘查队伍,在这人迹罕至的原始深林中,他们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人拉肩扛,树起钻塔,面对着种种不可预知的凶险,他们用双脚一步一步去探索发现着宝贵的矿藏。

他们就是省地矿集团第四地质大队俄罗斯项目组的全体队员们,一支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的队伍。

截至目前,今年项目组5个矿区共完成产值2259.3万元。钻探工作量7589.2 m,槽探工作量33703 m3。德列夫尼2号金矿段提交一处大型金矿床,初步探明金金属量约30吨。

永不退缩的“地质三光荣”

项目组的队员们几乎没有夏天的记忆,出发赴俄时,花还未开,深秋归队时,叶已飘落。俄罗斯项目组成员将“三光荣”精神融入到他们的工作中。他们说来到俄罗斯工作之后才深刻体会“没有最苦,只有更苦”这句话的深刻含义。

刚到俄罗斯矿区正值5月,那里依旧是皑皑白雪,矿区中荒芜人烟,河水干枯,全体队员的饮用水都成了问题。每天队员们只能通过化雪水来作为饮用水,有的地方积雪厚度达到1-2米,一脚踩下去,积雪都没过了大腿。雪水的颜色没有想象的那样清澈甘甜,是那种像茶水一样的黄色,装水的白水桶都被染成了黄色,喝下去苦涩难咽。

队员们每天上山填图取样,从驻地到工地需要往返6个多小时,饿了就吃点生冷的馒头和咸菜,喝了就喝点河里的水。每天都是早上7点多出发晚上8点多回来,起早贪黑,比庄稼人还忙,一干就是一天,我们的同事晚上回到驻地,有时累的饭都吃不下,就在这么累的情况下,他们依然不休息做一些编录工作。至于节假日,他们早就不知道是什么什么滋味了。队员们在环境和气候极其恶劣的矿区中工作,与其说是身体和环境的较量,倒不如说是对我们地质人员们的精神和意志的考验。项目组的队员们经历了太多太多,他们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,外人听了惊心动魄,他们讲述起来淡定自如,让人忍不住落泪。

但我们队员说,他们最不怕的就是吃苦。就是这样一群野外工作者,以饱满的热情,乐观的精神,坚韧的意志克服了工作中的困难,圆满的完成工作任务。我们的队员们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,就完成了8000多立方米槽探工作,并完成了相应的取样和编录工作。生活条件的艰苦,工作环境的恶劣,这都吓不倒我们地质队员,身为地质人,在安逸与艰险,繁华与寂寞之间,在当今社会丰富而多元的价值判断中,他们仍选择了发扬了献身地质事业为荣,以找矿立功为荣,以艰苦奋斗为荣的“三光荣”精神,带着大队的嘱托和期望凝心聚力完成工作任务。

在这样的无人区工作,枯燥单调。但是偶尔也有一群“忠实”的小伙伴时常闯入他们的生活,特别是熊,经常可以看见,有一次在克拉西维矿段,我们的队员就多次遇到棕熊,有时一天就能遇到三四头熊出没。虽然每次上山前,安全保卫小组都给我们队员开会,嘱咐野外工作的安全注意事项,怎么防范野兽及如何提高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,但队员们仍旧有点怕,心中十分忐忑。最惊险的一次是,我们的队员在去舒里克探道时期,去河边喝水,当时河水里有一颗倒下的大树,队员本来没注意树边,等到喝完水抬头望向大树的另一边时,发现有只棕熊也在河边喝水,棕熊离我们队员不过10米远,队员和棕熊对视了一下,彼此都吓了一跳,我们队员因为掌握着安全常识,慢慢的俯下身子往后退,棕熊因为没有受到攻击,也慢慢的离开了。队员回忆:当时感到自己头皮发麻,头发丝都竖了起来,那次真是太惊险了。之后也是多次在矿区或是基地遇见熊,因为我们已经掌握了基本的安全知识,因此能够避免危险发生,久了,一见到那些“熊友”,反倒让枯燥的矿区生活鲜活了一些。

托起金色的朝阳

队员们回来都说,今年能够顺利完成年初制定的工作任务,离不开大家的鼎力合作。在矿区,虽然我们去的是各个分队小组,但到了那里,大家不分你我,不管是钻探人员、实验室人员还是地质人员,有活大家都抢着去干,没人分这是我的那是他的,矿区里没有一个人闲着,自己的活干完了马上帮其他人干活。实验室队员刚到矿区时,由于没出样品,实验室付强就每天都帮地质去上山填图,从来没有叫苦叫累的,大家说,只要能帮一把的,我们的队员就没有往后退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进入徳列夫尼矿区后积极准备进科尔东金矿区工作,通过几次实地探路后,决定对道路进行修补。修路期间,负责安全的王晓东是项目组里的老前辈,他带领着孙伟光、程勇、刘伟一行人,一个推土机、一个集装箱寝车就踏上了修路的艰辛历程,修到哪就住在哪,当时正值蚊虫最多的时候,那些恼人的小黑虫成群的围着队员们转,赶不尽,打不完,被咬之后奇痒无比,而且肿的老大,即便消肿了也会留下疤痕,一时半会下不去。为了防止蚊虫叮咬,大家都穿着厚衣服,带着手套干活,身上的衣服经常是干了湿,湿了干,一身汗,一身包。修路有时路过原始深林,倒树、枯树会挡住推土机前进的道路,只能人工把树据开在挪走,有时需要人工清理被推土机翻起的石头,这些都是靠大家齐心协力,手套磨破了就徒手搬,一个人搬不动就两人抬,俩人不行就三人扛。修路期间,有时遇到暴雨天气,吃上一口热乎饭都是奢望,队员孙伟光说,雨天里大家坐在钩机上吃着泡面,就算穿着雨衣也浑身湿透,但是看到路基变得越来越平坦,道路在不断延长,觉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经过半个多月终于在两个矿区间开辟出一条新路。

一直以来,钻探项目组班组人员齐心协力,团结共进。工作中,队员一直保持当天完钻,当天开钻的工作效率,队员们都没睡过一宿完整的觉,每人每天只有两袋方便面配两个鸡蛋,队员们每年施工结束都明显消瘦了许多。在这样的环境下施工,难度大、成本高,钻探队员们硬是挺了过来。不仅这样,还不断刷新记录。在相同的环境下,俄方其他的施工队伍单机进尺千米需要二三个月,而四队20162017年两年在矿区工作的数月中,达到了单机连续月超千米记录。得到了专家和甲方的一致好评。

这些艰辛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队员们说,正是大家都有着相同的理想和精神,才使得大家能够亲如兄弟团结一致,劲往一处使,心往一处聚,大家拧成一股绳,才能击破一个又一个困难,最终完成任务。

矿区斗士们的“英雄谱”

齐兴海副队长,既负责安全保卫又负责后勤服务工作。记得14年有一次矿区钻机的发电机出了问题,当时钻孔正钻到一半,如果不马上换一个新的发电机,这个孔就得全部报废,情况十分紧急,而当时俄罗斯境内根本买不到和我们一样的钻机发电机,齐兴海想尽了办法,最后在一个中国人开的钻探公司中,租借了一台发电机,由于时间紧急,租借到了发电机之后,他一人带着司机从马加丹州连夜奔赴矿区送发电机,矿区的周围是无人居住的荒野,人迹罕至,没有手机信号。如果一路顺利,到达矿区也需要要行驶27个小时。到矿区的路崎岖不平,当时正值俄罗斯远东地区刚入春,持续的积雪融化,导致河水猛涨,湍急的河水里还参杂着冰块,可以说是危险重重,当运输车走到一半时,车困在了河水中央动不了了,当时情况十分危急,一是当时的气温还很低,长时间下去人会受不了,并且周围地面上的野兽脚印还依稀可见,情况危险,又没有信号联系不上矿区,只能靠他们两人自己解决。齐兴海带领着司机一起下车淌着冰冷刺骨的河水走到了岸边,观察下周围的情况,发现周围岸边有很多大树,当时驾驶的是自卸吊车,齐兴海想到了办法,他和司机两个人将吊车头钻到岸边的方向,用绳子一面绑在了岸边的大树上,一面勾在了吊车的钩子上,一人指挥,一人操作吊车,一点一点的把车从河水中救了出来。第一重危机化解了,两人继续上路,朝着矿区基地的方向行驶,前路漫漫,未知的路况蕴含着未知的因素,在距矿区还有两三公里的时候,前方又出现了一条河,大家心里清楚,这次过河必然又是一场攻坚战,在做好了一切准备后,车慢慢在河中行驶,在行驶一半的时候,然河里的鹅卵石再一次将车轮陷在了河水中,这一次,连自救都没有办法,岸边没有树木,连吊车也无用武之地,紧要关头,齐兴海决定他一人徒步走向基地寻求救援,这时的他已经行驶了一天一宿,身体早经透支,徒步走过这最后几公里,真是身心双重考验。他走到基地后,叫来了救援车,终于把车弄了出来了,一共用了30多个小时,终于到达了基地把电动机送到,钻机又能正常工作了。他这一天一宿又担心、又冷,加上路途颠簸,早已经疲惫不堪了,他稍做休息,看到基地一切运转正常后,才放心的回到办事处。

远在异国的总工程师姜景林,已年近60岁了,他有着丰富的地质经验,经常和年轻小伙子一样在矿区奋战,有一次刚到矿区,当时河水刚刚开化,他走在桥上不小心就落水了,河水刺骨的寒冷,水流湍急,有半人多高,当时情况十分紧急,大家立即施救把姜总救了上来。救上来后,姜总还自嘲的说,我是我们矿区里第一个洗上澡的人了。姜总经常作诗一首,来缓解身体的乏累和抒发思想之情。姜总说,虽然工作劳累辛苦,但是精神财富不能少。姜总的这种吃苦耐劳、勤奋学习的精神,给矿区大年轻人做了很好的榜样。

负责矿区安全的王晓东,今年就要退休了,但是在退休前没有一丝怠懈,依旧和年轻地质队员奋战在一线,王晓东每天记工作日记,把矿区的工作、隐患,每天的检查都详细的记录。回国后,他把这份日记交给了我,跟我说,里面有很多我们在矿区的日常生活,你拿去看看,多报道报道我们的地质队员,他们太不容易了。

每个队员都有动人的故事,故事里的他们像勘探出来的金子一样,在异国他乡闪耀出夺目的光彩。

千辛万苦不算苦  想家才是真的苦

远在异国他乡,久居荒芜人烟矿区,单调而乏味。负责化验的付强说,与不能服侍父母,不能陪伴妻儿相比,矿区的那些苦也就不算苦了。他的妻子在他赴俄期间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,他不能陪伴在身边,只能通过网络电话沟通询问妻子的情况,有时需要离开基地去别的矿区,就连网络电话都没有了,就连孩子出生的前几天,他们都没能通上电话,等到通了电话时,孩子已经在头天晚上就出生了,他说:当时我的心情五味杂陈,既有做爸爸的开心喜悦,又有不能陪在妻子身边看着孩子降临的深深遗憾,说着说着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。

负责地质工作的于孔超说,在矿区最难熬是生活中是整个基地陷入了沉寂的时候,躺在床上,对父母妻儿的思念之情,拿出手机看看妻儿的照片和视频,发现女儿比他离开时又长高了,懂事了。这是所有队员们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......

我们的项目组队员们奋斗在异国土地上,带着大队的梦想,在大地上跋山涉水,抛洒汗水,用他们的平凡、艰苦和默默无闻的坚守闯出了我队境外探矿市场的一片天。

    四队将秉承“走出去发展战略,打破区域界线,扩大市场容量”,发展战略,坚持“地质找矿立队,矿业富民强队,工勘做大兴队”的发展理念,力争把地勘精神,团队精神发扬光大,再续新的功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