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国企党建>宣传统战

心作暖阳融冰雪   行比志坚励矿山
——记沈煤集团优秀共产党员标兵、劳动模范标兵罗文智

文章来源:沈煤集团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09

工友说,他是一个温暖的人,无论会议还是现场,管理中从来听不到他骂娘;工友说,他是一个认真的人,为了啃下一项工作,他能吃住在矿一两个月;工友说,他是一个勤奋的人,迷迷糊糊起个夜也总能看到他的办公室亮着灯;工友说,他是一个不惜命的人,哪怕诊断出肿瘤,也等手头的工作有了结果才去复查手术;工友说,他是一个真正拿公司当自家的真男人。

这个被工友说出太多好话的男人叫罗文智,1964年出生,辽宁籍,蒙古族。一名优秀的中共党员,一个坚固的支部堡垒的领头人,历任沈煤集团蒙西公司呼盛矿生产矿长兼机电队党支部书记、蒙西矿机电矿长,现任蒙西煤业公司机电副总工程师。

1985年参加工作以来,他先后在红菱煤矿、矿建处、红阳三矿工作,2011年调至呼伦贝尔市参加呼盛矿的建设。由一名普通的电钳工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中层领导岗位,多次被集团公司评为“先进生产者”“优秀共产党员”“优秀党务工作者”“劳动模范”,尤其在2015年获得集团公司“优秀共产党员标兵”,2016年获得集团公司“劳动模范标兵”两项殊荣。

现今五十三岁的罗文智,问他怎么能数十年如一日的干工作时,他说:“谈不上,在工作上,人人都希望干好,就是有责任心,领导交办的事情做好,领导没来得及交办但必须办的事情也做好。不干利整没法向良心和拿的这些工资交差。”。

多年来,他倾尽精力钻业务、学管理。无论安排什么工作,都能干一行、爱一行、钻一行、精一行,在煤海深处,埋头苦干、顽强拼搏,用辛勤的汗水,谱写了一首奉献之歌。

由于不是科班出身,理论底子薄,他时刻告诫自己,工作中必须以谦虚踏实的态度和持之以恒的精神,不断向书本学习,向实践学习。随着设备的不断更新,为了尽快学到理论知识,他买来了《矿山电路》、《数字变频电气基础知识》等书籍,还上网查询有关煤矿机械电器等知识,弥补自己的知识不足。他把业余时间全部泡在书本里、电脑前,他在工作中总结出要“多看”,不知道的地方要多看看;“多摸”,自己多动手摸,亲手干;多动脑,找不到原因不放过。为研究绞车常见的故障,常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,直至找到原因才肯罢休。妻子有时不解地说他,有时间也看看其它的书,也学习其它有用的东西。他却说:“我最有用最有价值的书就是有关机电的书,现在设备在不断更新,就要不断的学习新的知识,这是我的本职工作的需要,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干好本职工作。”

多年的理论学习和工作实践,使他对机电运输系统和机械电气技术十分精通。矿里设备发生大故障,大家了无良策的时候,他从不凭经验枉下论断,而是组织人手认真查找问题,有时在井下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,直到故障彻底排除为止。每每遇到新的技术难题,他总能不耻下问,一边结合理论思考,一边虚心向老师傅请教。在他的心里,机械都是有生命的,人重视它,爱惜它,它才能反馈给人最好的一面。

有人说遇到罗总的班,一班就别想闲着,罗总不骂人,但罗总真管事。而他认为,抓管理就是每时每刻的事,怎能闲着。工作中,他像“梭子”一样,不停地在采面穿行。一班下来,他不知跑了多少趟。为了采面机电安装质量,他走到哪喊到哪,走到哪帮到哪,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技术教给大家。他经常告诫大家:“在采面干活,要多长几只眼,你觉得是安全的地方,并不一定安全,也许埋下了许多隐患,所以,处处小心没大差。”他把采面工程质量看得很重。为做到安全生产,他总是带着综合机电队技术人员下井,走到一个机电设备,检查一个机电设备,发现设备隐患,当场处理。一次,他看到一名工人在维修开关,开关螺丝不紧,他便严厉批评道:“开关好比咱的保护伞,来不得半点水份,你糊弄它,它迟早会糊弄你。”说着,便和那名工人一起将开关重新检修一遍。由于他严格执行机电质量标准,使机电系统安全质量标准化月月达到规定的标准。工作中,他率先带领机电技术人员开展小改小革、技术创新活动,针对液压绞车冷却效果不好,造成绞车事故频发的原因,他发挥聪明才智,将冷却系统甩掉,用1寸铁管制作成一个环形循环水系统,放入油箱内,供入冷水循环,降低油温,简化了冷却系统,提高了冷却效果,每年为公司节约电费上万元。

罗文智(中)在研究井下图纸

2011年,孩子去大连上大学,患心脏病多年的妻子叫他请假去送孩子入学,可当时他正在负责井下搬家倒面的机电安装工程。此时,左右为难的罗文智,不得不向妻子说明原因。结果,因工作需要,他连续一个多月时间吃住在矿。再次回家的时候,妻子又心疼,有生气,拦住要干家务的他,让他有了一个囫囵觉。

对工作,他勇于开拓,勇挑重担,是一块摧不垮,打不烂的“特殊材料”。2016年年底呼盛矿完成搬家倒面后,因蒙西矿井下地质条件复杂,他又被领导委以重任,担负起蒙西矿搬家倒面和井下皮带延伸的机电设备安装工作,他不负众望,又一次完成了艰巨的任务。

工程顺利结束后的一次工作总结会上,大家都向他祝贺,他乐呵呵的说,作为党员,作为组织培养的干部,我原来一直用十四个字来要求自己“愿做公司一块砖,东南西北任党搬”。现在我用另外十四个字来表达我自己“甘当蒙西一棵树,天天都在矿里驻”。大家纷纷鼓掌,交口称赞,但谁也不知道,为了这二十八个字,为了两个矿搬家倒面的成功,他手里压着几个月之前的体检报告,压着医院三番五次的电话提醒。当他回到医院进行复查时,被医院确诊为膀胱瘤。交接好工作,他请假回沈阳就医,做了手术,术后第十三天,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,照常带班下井,开展工作。由于术后每两周要做一次膀胱灌注,在回了两次沈阳后,觉得太影响工作,他和医院商量,把药物拿到海拉尔,找本地的医院灌注。几个月时间,本来就瘦的他更加消瘦,公司领导屡屡要求他别下井,但他考虑到带班缺人手,还是坚持下井,直到公司强制性的安排他不值夜班,只带白班。

罗文智(左)在工作现场

今年初,公司党委在全体党员中开展了“向罗文智同志学精神、学行动”的主题活动。他本人却坚决反对,他说:“我这其实就是做了该作的工作,既没有大业绩,也没啥好事迹,别学了!”但蒙西公司的全体党员都在说,我们要学,学罗总的认真劲儿,奉献劲儿,付出劲儿。

在一项统计中,他先后为公司两名重疾员工进行了捐款,和另一名副总一起与一名困难员工结成了帮扶对子,多次私下里帮助区队里的员工解决家庭中的困难。

对工作,对工友,他全心付出;对家庭、对家人,却无言恭维。他也说,这几十年,他欠家庭的太多。上矿三十多年,他年年出勤都在320天以上,和妻子一块溜马路、逛商店的次数太少。在他看来,身为“公家”人,理应爱岗敬业,干好本职,就对得起入党的初心。(沈煤集团  马周彪)